中陰教法 : 破瓦法

在開示中陰教法之前,我想提醒諸位,不要把開示看成只是我在對你說,而你在聽我講而已。開示必須變成對你有用有利益,至於實際利益有多大,主要決定於我們從傳承所得到的加特,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前兩場的開示中,首先要念傳承祈請文的原因。請以信心和恭敬心跟著我念。 

在第二個中陰(痛苦的臨終中陰)之後,下一個中陰教法是破瓦法(phowa),意譯為遷識法.傳統上,在進入法性中陰階段時,就要開示破瓦法。金剛乘的特色就是它有各種法門。所以金剛乘在教導上所採敢的方法是給予修行者各種法鬥,以面對任何情境或問題,因此當某一個法門不管用時,另一個法門將可派上場。前面我已經開示臨終中陰的教授,可以幫助你在臨終時走上佛道,如果失敗了,還有破瓦法,萬一又失敗了,另有法性中陰的教授等等。無論如何,了解破瓦法是很重要的。 

何時修持破瓦法? 

破瓦法是一種建立在身心關係之上的特殊法門。如同前面所說的,在人死的時候,對於每件事物的看法都有很大的改變。事物呈現的方式與過去大大不同,其原因就是身和心分離了。在人活著時,身和心緊密結合成一個整體,任何經驗都是身和心同時的。事實上,更精確的說,我們的心似乎是住在我們的身體中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我們可以說:心是身體中的居民,而身體有九個孔竅,在人死的時候,心就從九個孔竅中離開身體。那洛巴大師說:「八竅通輪迴,一竅大手印道。」意思是說,人死的時候,神識如果是從頂輪之外的其他八竅離開身體,就會依離開的孔竅而在六道中輪迴,譬如地獄、餓鬼、畜生等。因此,破瓦法基本上是阻塞八個孔竅,讓神識只從頂輪離開身體。

自己修持或為人修持破瓦的人,有什麼特徵或條件?如果某人對於大手印或大圓滿法有精深的訓練和體證,他就不需要修破瓦法,因為在他死的時候,他一定可以在法性中解脫。儘管如此,我們看到有些大成就者在他們去世的時候,仍然在修破瓦法。事實上,這些成就者示現破瓦法的修持,目的只是在教導人們修持破瓦法,並非他們需要破瓦法。譬如,馬爾巴大師在他死的時候,筆直地坐了起來,說道:「如果你要修破瓦法,就這麼做。」話一說完,他就把他的智慧心,以五彩虹光的球體形狀,從他的頂輪射向虛空。事實上,他並非真的在修破瓦法——他的證量已經超過了虹光身——他只是在傳授破瓦法而已。

五種破瓦法 

破瓦法的修持有兩個時機:第一個是生前的訓練,以保證死時能把神識從頂輪射出;第二個是死時實際把神識射出。破瓦法有許多不同的形式,可以歸類為二、三、五種等等。 

第一種稱為法身破瓦。把神識射入法身。這是有大證量者修的破瓦法。對於大手印或大圓滿有透澈證悟的人,死時就能夠藉著證量,法爾解脫於無垠的法性中。這稱為法性破瓦。法身破瓦並非實際的破瓦法,而是需要另外修持的法門。 

第二種稱為報身破瓦。這是對於本尊生起次第有非常穩定修持者所修的,意思是他們已實際見到本尊的面目。他們已實際圓滿本尊瑜伽,親證幻身成就。這類成就者藉著他們的證量,可以在死時法爾自然地往生他們的本尊淨土。因此,他們也不需要接受特別的破瓦法訓練。 

第三種是化身破瓦。實際修持化身破瓦法,包括前行和正行,前行是皈依三寶和發菩提心,正行是身息意三密相應。第一部分,身密是修破瓦法時的姿勢,重點是盡量保持背部挺直,因為破瓦法以觀想中脈為基礎,導引神識經由中脈從頂輪射出。所以,挺直的中脈最有幫助,而讓中脈挺直的方法是挺直背部。 

修持破瓦法的第二部分是氣息,重點是閉氣,而在觀想神識經由中脈從頂輪射出時,再呼氣,讓氣離開身體。 

修持破瓦法的第三部分是觀想。這包括幾個方面:第一,阻塞身體的汙染門,即頂輪之外的其他八個孔竅。如果神識是從八個孔竅之中的一個離開,就會在六道中輪迴。這些孔竅由下而上依次是肛門、尿道、肚臍、嘴、鼻孔、雙耳(算做一個)、雙眼(算做一個)和兩眉之間的眉心輪。瑜伽行者觀想八個孔竅之外有HRI(舍以)這個種子字堵住,避免神識從八個孔竅離開。 

第二,觀想身體的中央,從心輪往上延伸到頭頂,有一條光之脈,即中脈。中脈就像光的管子,直通頂輪,沒有任何阻塞或扭曲。另一個重點是觀想頭頂就像喇叭的口,是往上張開的。此外,觀想在中脈的開口上方,也就是頭頂中央的正上方,有一尊阿彌陀佛。但是如果你持誦別的破瓦讚,上師可能會叫你觀想特別的本尊。此外,你也要觀想在你的心輪有明點、種子字或本尊。到底要觀想什麼本尊,完全取決於你修持什麼破瓦法和誦什麼破瓦讚。不管觀想什麼明點、種子字或本尊,道理都是一樣的。重點是你的心在做明點、種子字或本尊的觀想,而你的心與它所乘坐的細氣並不能分離。這稱為「觀想不可分離的氣和心」。 

破瓦法包括配合呼吸,把觀想出來的明點、種子字或本尊沿著中脈射出頂輪。當你平時在修破瓦法時,也就是並非在臨終時修破瓦法,就只要把明點、種子字或本尊射到頭頂,然後往下帶。反復這樣子練習,就是破瓦法的主體。譬如,觀想阿彌陀佛坐在你的頭頂上,以他為破瓦法的觀想目標,這時候你就要想像他的腳塞住頂輪的孔竅,當你把神識往上射時,神識只能碰到阿彌陀佛的腳底,然後就回來了,重複做這種觀想,就是破瓦法的練習。因為你在練習把神識從頂輪射出身體之外,就有小小的折壽危險。為了矯正或避免這個問題的出現,習慣上,在兩座正行之間,就要觀想種子字HUM(吽)、金色十字金剛杵或類似的東西堵住你在頭頂所觀想出來的孔竅,讓你的神識固定留在你的體內。在每一座修持破瓦法之後,都要強力地做這種觀想。 

你應該還記得我在前面提到有五種破瓦法,而我們現在討論的就是第三種。第四種稱為上師破瓦法:瑜伽行者把神識射入觀想的根本上師身體。修持這種破瓦法,必須對上師具有無比的信心和恭敬;在今天的時代,已經少有人提倡了。 

第五種稱為他方世界破瓦法。這有幾種不同的修法。其中一種是明晰夢觀,把神識遷引到淨土。瑜伽行者透過明晰夢觀的訓練,臨終時把神識送出體外,實際上是送往五方佛的淨土,阿彌陀佛就是其中之一。如果你在生前已經熟悉某種淨土,死時將可往生該淨土。 

在五種破瓦法之中,實際用來平時修持以準備臨終用的是第三種:化身破瓦法。 

前面提過,臨終所修的破瓦法,與平時所修的破瓦法稍有不同。最重要的一點是臨終時不可執著任何世間法。執著此生和此生的一切世間法,將嚴重妨礙到臨終時的遷識。此外,如果你實際想一想的話,就可以發現:對於此生世間法的執著,在臨終時對你一點幫助都沒有。所以,第一點是要完全放下此生。

第二點,當你試著要把神識射出體外時,如果被貪、嫉妒等煩惱的生起所干擾,將會使你分心,並阻礙遷識所需要的穩定觀想。因此,你在觀想時,必須不受煩惱的生起或對於此生的執著所阻礙和分心。 

修持破瓦法在平時和臨終時有很大的不同。當你還精力充沛,而你的心也堅定地住在你的身體時,修破瓦法並不會讓你的心實際離開身體。因此,或許可以這麼說:平時修破瓦法,就是把沒有實際發生的事情當成正在發生。然而,臨終時做同樣的觀想,事情就將真的發生了。在平時和臨終時的觀想,結果有一些差異。譬如,生前你在修破瓦法時,不管是觀想你的本尊或阿彌陀佛為你遷識的對象,臨終時就不要觀想他的腳正堵住你的頭頂。反之,你要觀想他就在你的頭頂上方,一個手肘的距離。你在射出神識時,不要只是接觸到本尊或佛的腳,而是要觀想你的神識以明點、種子字、法器或本尊的形式(依平時所修的破瓦法而定),完全飛出你的身體,往上進入本尊的身體,直至本尊的心輪為止,而後停留在那裡。 

我知道破瓦法並非中陰救度法的一部分,但我們可以稱它是「有用的離題」;傳統上講到這裡時,都要把破瓦法當成「有用的離題」來介紹。因此,我就開示了。討論破瓦法是很重要的,如果你實際修持了,在你臨終時,將對你幫助很大。 

法性的明光中陰

明光時間的長短

現在我們要討論的是第三個中陰:法性的明光中陰。 稍早提到的分解過程完全結束時,就進入了法性的明光中陰。在粗諸大融入法性時, 根本明光就生起了。根本明光生起和展現的時間到底有多久,大部分取決於亡者的修行功夫。如果有人接受禪修的訓練,又能進入安止定,那麼生前能令心安住而不散亂的時間,不管多久,都稱為一個禪定日。有關中陰教授的論典,談到第一天、第二天、第三天等,指的就是禪定日。基本上,在法性中陰階段,明光顯相的時間,是生前能令心完全安止而不散亂之時間的五倍。譬如,某人生前接受禪修的訓練,能夠令心安止一個小時而不散亂,那麼死後的法性中陰將可持續五個小時,就稱為五個禪定日。如果某人只能令心安住五分鐘,那麼死後的法性中陰經驗將可持續二十五分鐘,仍然稱為五個禪定日。一個禪定日有多長因人而異,指的是能夠令心安住的時間。如果某人完全沒有接受過禪修訓練,不能令心安住不散亂,那麼在他死後,將只能非常短暫地經驗到根本明光及其顯相;它們的出現和消失幾乎是同時的。如果某人有很好的訓練,能夠令心安住而不散亂非常長的時間,那麼法性中陰的顯相將可持續許多天。亦稱為法性光耀中陰、法性明光中陰,或法性光燦明晰中陰。 

母子光明會 

不管某人的禪修訓練如何,法性中陰的經驗必然會發生,只是持續的時間不同。訓練越好,法性中陰越長;訓練越少,法性中陰越短。 

為了瞭解其原因,就需要了解這個傳承對於顯相所持的基本觀點:我們所經驗到的一切顯相都是幻影。換言之,它們並非實際存在的顯相,只是某人的感覺而已。死時所發生的一切,尤其是在法性中陰所發生的現象,都是如此。因為造成生前顯相的條件已經不存在了,所以那些顯相將不再被經驗到;又因為造成下一世顯相的條件尚未成熟,所以下一世的顯相也還沒有出現。因此,在上一世與下一世之間,就有一個沒有迷惑的空間、間隔或中陰。而重點是在這個時候去認出根本實相。 

這根本實相一定會被經驗的。但問題是有沒有被認出來而已。這個專有名詞(藏文:初囊)有不同的譯法:虛幻的投射、迷亂的顯相、迷惑的顯相、錯誤的顯相。 

有一個簡單的比喻,可以用來說明這時候的中陰發生了什麼現象。請把此生的顯相,想像成電視螢光幕上的節目。即使電視機只是一個很小的盒子或容器,但它仍然包含了一整個世界的顯相。我們可以看到山、河、樹木等,全都展現在電視的螢光幕上。現在假設關掉了電視機一段很短的時間,然後又打開電視機。在這個例子裡,關掉電視機就像一期生命的結束,後來打開電視機就像下一期生命的開始。就好像電視機有一個沒有打開的空間或中間階段,同樣的情況,法性中陰也有一個沒有幻影的空間或中間階段。這時候亡者所經驗到的是根本明光,沒有迷惑,清清淨淨毫無幻影,如果能夠認得出來,就稱為母子光明會。母光明指的是法性本身,子光明是指生前禪修所經驗到的明光。這時,如果瑜伽行者能夠安止在定中,那麼從前片面的明光經驗就可以變得完整,因為它直接遇到母光明(眾生本具的自性明光)。 

法性中陰所經驗到的,就稱為根本明光。根本明光就是中觀教法所謂的勝義諦或空性,大手印教法稱為離戲無二智。這是一切萬法的實相,超越顛倒妄想的狀態。在顯教中,我們透過邏輯分析來體證這個實相。在密教中,則以直接認出來經驗它。如果在中陰身這個實相的經驗,則是自然生起的,每個人都會有;前面說過,與煩惱有關的八十種妄想止息時,這個實相就會自然生起。然而即使每個人在死亡過程的這個時候都會經驗到,卻可能沒有認出來。為了認出它,我們才需要禪修。因為即使這個經驗生起了,如果沒有認出它,過了或長或短的時間,妄想就會像過去一樣重新生起。 

二種特別的禪觀 

為了準備法性中陰,瑜伽行者必須修持一種特別的禪觀。在過去大成就者的開示中,基本上有二種方法:一是推論法,二是親證法,都可以達到有效的體認。這二種方法不僅可以用來超度中陰身,而且也是殊勝重要的修行法門。 

第一種推論法,利用邏輯推理來確定一切萬法的實相。這是在善知識指導之下,利用你的智慧和能力,做清晰的推理,以確認萬法的顯相並非其實相。修行基本上包括非常仔細的思考。舉一個簡單的例子,如果你要探究顯相的本質,你可以這麼說「嗯,顯相的本質是什麼?」經過仔細的分析之後,你將確定:顯示在你眼前的粗糙物質,實際上是由許多粒子組合而成的,並沒有如表象一般的存在。你將確知:表面上所謂的鞋子、船、封蠟、甘藍、國王等,都只是內心的投射或施設。然後,你也將確認:構成這些事物的粒子,同樣沒有實質或物質的存在,任何這種物質存在都只是內心的施設。 

接著你可以轉而檢查你的認知或心,並確定:心只是一連串剎那生滅的念頭而已。 

這種分析將可證得《心經》中的智慧,譬如它說: 「無眼耳鼻‥…┘等。這種基本的方法是把事物一一分析。你以這種方式來分析,最後就可以確定一切萬法的實相,然後在了解那種性質的信心中禪修。這是第一種方法:推論法。 

當這種分析法徹底運用的話,就可以得到二種結論:人我空和法我空。人我空是乎旨眾生沒有自性,法我空是指萬法沒有自性。這種禪修和研究法的基本模式,已經有非常清晰的文獻。一般來說,它源自龍樹菩薩,而由阿底峽尊者傳入西藏。這些教法代代相傳到今天,我們也加以使用,卻沒有當作主要的禪修法。最主要的原因:在運用這種禪修法之前,必須先深入經藏,然後在禪修時,運用所學於同樣嚴格的觀照上。透過那種觀照和分析,你將逐漸肯定一切諸法的性質,確如你所分析的那樣空無所有。但是當你開始運用這種分析法,在禪修帶給你親證的智慧之前,你必須先花很長的時間來練習。根據金剛乘的傳統,這種分析性的推論法,只用於研究和思惟,而不是禪修的主要法門。 

一談到實際的禪修時,我們強調另一種方法:親證法。根據這個法門,我們以實際經驗當作禪修的基礎,不太理會外在事物的存在狀態。如果外在事物對我們呈現空的狀態,那就太好了;如果不呈現空的狀態,那也很好。因為我們的問題或情境實際上是由我們的心所引起和決定的,所以從這個觀點來看,最重要的檢查對象是心。我們經驗到快樂和悲傷,我們經驗到貪和瞋,我們經驗到信心和恭敬,所有這些經驗都是從我們心中生起的念頭,並非由外物產生的。因此,我們的心才是必須加以檢查的對象,心的實相才是必須加以認識的課題。 

一般說來,我們從未看過自己的心,我們從未檢查過自己的心是由什麼組成的。我們有一個亙古以來就有的基本觀念:我們的心是存在的,我們總是認為心有實質性的存在和特性。但我們從未真正驗證過,我們從未真正看過自己的心,不知道我們的心是否真正存在。 

當你直接看你的心時(也許你從未如此做過),你將發現:你的心就是事物的本性,就是法性。心所完全呈現出來的明顯特性,就是萬法的究竟本性。這是可以被看到的,可以被你這個個體直接看到的;這種如實知如實見,完全與邏輯推理或任何推論無關。因為它是你的心,只有你才能直接經驗到你的心。心是你最容易看到的事物,也是作為生命個體的你最容易直接經驗到的事物。任何人都不能明白你的心,只有你才能了解你的心。 

如何看你的心呢?首先要看心在哪裡。它在身內或身外?你一定會說不在身外,但如果是在身內,究竟它在哪裡呢?你能夠準確找到它嗎?如果你能發現它在哪裡,它到底佔了多少空間呢?你的心有多大?它是大的或小的?它有什麼實質的特性,例如顏色、形狀嗎?當你一路追究下去,提出各種問題,你所得到的答案,不是來自推理,而是來自你在看心和找心的經驗,你將漸漸發現什麼也找不到。心不在任何地方,事實上,心完全不存在。你發現:事實上,我們一向認為心是存在的,然而什麼也沒有。 

這時候你也許會認為:由於你找心的方法不對,你不知道如何找,所以才找不到心。事實上並非如此。或許你會這麼認為:由於心太小了,或太微細了,或太透明、細緻了,所以才看不到。事實上,這些理由都不足以讓你看不到心。當你在找心時,為什麼一無所獲?真正的理由是心沒有我。心沒有真正或本有的存在,這就是佛陀所說的「無我」或「空」 ;心確實是無我或空的。當你看到你的心並無存在時,你就沒有必要問任何人:心的性質是什麼?空是什麼?這些是我們每一個人可以在自己心中經驗到的事。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。關於這一點,首先你要知道這不是某種教條或信仰,你不需要依靠信仰或權威才接受它。你千萬不可以有這種態度: 「喇嘛說沒有心,因此心一定是沒有的;心必然是不存在的。」 「我聽人家說沒有心,心並不存在:好!這一定是真的。」這與你所聽來的教法毫不相干,因為這是你個人可以親自看到的事。這不是很難發現的事。每一次只要你肯看你的心,你就可以立刻看到這個事實。不僅很容易看到,而且只要你觀照你的心,就不可能不發現什麼都看不到。因此,請看看你的心吧! 當你在生前看著你的心時,你是在此生的粗糙顯相中看心的本性。當你在法性中陰階段看心時,情況就不一樣了,那時候沒有任何顯相讓你分心,心赤裸裸的顯露出來,沒有受到任何遮蔽。如果你可以清楚看到心的真相,那種知見和融入心性的力量將變得非常強大。  

法性中陰有二個階段。我們所討論的是「根本明光」 ,又稱「本淨法身光明」,屬於第一個階段。在根本明光之中,並沒有任何顯相。一離開那個階段,就進入第二個階段,這時候會有各種顯相,稱為「法性的自發顯相」,包括光、光芒、各種聲音、明點等。但現在我不想進入這個主題,因為我擔心如果一下子談得太多,諸位可能會忘記第一件事,而只記得第二件事。到目前為止我們所談的,實在太重要了,所以我不想因為談其他的事,讓它從諸位腦中流失。 

文章:節錄自創古仁波切《穿越生死》一書,P.60-72